春天来了
小蜜蜂也出来了
梨花、杏花、桃花都开了

西伯利亚鼯鼠高颜值有内涵,这种地方去100遍也不会腻!-至品生活Noblesse望

高颜值有内涵,这种地方去100遍也不会腻!-至品生活Noblesse望



这几年层出不穷的网红店们,你都打卡了多少家?比起去那些所谓的网红咖啡店花店蛋糕店,我更愿意去到这些极具设计美感的“网红图书馆”,给眼睛和心灵来一场净化之旅。

- 中国最美图书馆 -
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
地址: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旭升路347号
去年刚刚落成的滨海新区图书馆,一开业就刷爆了朋友圈。这个由天津规划设计院与荷兰MVRDV建筑事务所合作设计完成的图书馆,全馆面积超过三万平方米,风格极具科幻色彩。

图书馆以中庭的发光球形报告厅为焦点,球形直径达21米,表面分布了40万个LED灯珠,带来前卫的视觉效果。


内部以流动感强烈的波浪形曲线作为书架隔层,梯田般的阶梯式书架不仅能充当阅读区,同时也带来了绵延而上没有尽头的山地观感,完美契合“书山”主题。

远望图书馆的全貌,能看到一个椭圆形开口,如同一个巨大的眼睛,它被称之为“滨海之眼”。

除了别具一格的建筑设计风格外,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的藏书也极为丰富。这里整合了原塘沽图书馆、汉沽图书馆、大港图书馆、塘沽少儿图书馆、汉沽少儿图书馆的藏书,共计约有120万册,堪称“知识的海洋”。


- 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 -
秦皇岛图书馆
地址:秦皇岛市昌黎黄金海岸工业园区金海南路7号
其实,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,才是这座秦皇岛图书馆的真正名字。因为坐落于秦皇岛南戴河的海边,故有此称。

与滨海新区图书馆的浩大壮观不同,这座图书馆更多强调的似乎是一种“渺小”感。想要抵达这里,只能靠步行。沿着海边走上几百米,就能看见一幢灰色的建筑孤独而坚硬地矗立在这片海滩上。这也是图书馆的建筑师董功所想传达的意境。


走进这座“最孤独的图书馆”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没有了城市中那些高楼大厦的遮挡,阳光能毫无遮拦地透过玻璃天窗照进馆内,为图书馆提供充足的自然光源。

阅览室、冥想室的窗洞,经过了巧妙的设计,将光和影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,空间、美感、视野,通通得到了满足。
▼阅读室▼

▼冥想室▼

作为一座免费的公益图书馆,馆内的藏书并不算多,全都摆在了一层和二层的书架上。

不过,或许来这里的人,主要是为了感受“面朝大海,背靠书山”的充实感。看着大海潮涨潮落,太阳在海平面上渐渐西沉,唯有书籍与你作伴,孤独而安宁,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心境。

- 国内第一家杂志图书馆 -
春风习习读书会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长巷五条19号
旧城改造,是近几年大城市的热潮,如何能把传统和现代结合得惟妙惟肖,是所有改造者都在思考的事。但对春风习习读书会来说,旧的东西正是所需。

在北京鲜鱼口街区,穿过数条老胡同,行至一条新修的小河旁,一座传统三开间民宅印入眼帘,这就是国内第一家杂志图书馆“春风习习读书会”。

图书馆的设计保留了老房子外部的砖瓦房顶和木质结构,但由于屋内原有的木结构年久失修,因此在加固修复时增添了不少现代建材。

屋内结构由白色钢板和木盒子组成,灰色的地板和瓷砖搭配上偏暖色调的灯光,浓重的极简现代感中透着和风禅意。


馆内藏书种类明确,以杂志为主,但涉猎范围很广,时尚、人文、建筑、旅行、美食……最令人惊喜的是,那些可遇而不可求的小众独立杂志都能在这里被找到。

清风吹拂河面林俊峰,扬起垂柳枝摆。
春风习习读书会于北京城内闹中取静,给了现如今依旧喜爱纸本阅读、钟情艺术设计、音乐电影类杂志刊物的人们一个新的空间体验。

- 最具仙气的图书馆 -
篱苑书屋
地址:北京怀柔区雁栖镇交界河村智慧谷
同样在北京,还有另一座更“仙”的图书馆——篱苑书屋,它坐落在北京怀柔交界河村东南山水交汇处,被绿水青山包围着,像是隐匿在山野间的世外桃源。

前往书屋必须经过一座小桥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曲径通幽处也不过如此吧。

书屋的周身环绕了几万根柴火棒,乍一眼仿佛是用柴火搭建的房间,实际上它的主体由钢材组成,全玻璃外窗,牢固得很。

▼柴木外围▼

▼书屋远景▼

和别处图书馆不同的是,篱苑书屋要求脱鞋方可入室。虽然初觉略有不适,但当你光着脚坐在洒满阳光的木地板上,闻着木头散发的香气,津津有味地看着有趣的书籍,也不失为一种惬意。


仙气飘飘的篱苑书屋,规矩也很佛系。西伯利亚鼯鼠书屋只在周末开放,没有接水电,全靠自然的光线照明,所以日落西山之前就会关门。而且因为没有取暖设备,如果管理员觉得天气太冷,也会提前关门。


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采编部副主任高爱贤说过:有“颜值”,只是图书馆吸引读者到访的第一步。确实,美好的设计打破了图书馆原本厚重沉闷的刻板印象,一跃成为各路人士的下一个目的地。
那么,你会愿意空出时间来走进一家合乎自己心意的图书馆,泡一杯热茶选一本好书,静静地体会一个故事吗?

编辑 |Serena Wang
撰文 | Grace Chen
插图 |来源于网络

聚合内容